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形式构成”至上的“丑书”背叛了传统书法的审美

——答界庐章国新先生
https://www.huajia.cc  2018.05.12 16:54  来源:个三批评 发表评论(0)

创作中的沃兴华先生

“丑书”这个词,或者说名称或概念,在一开始出现时,就许多人批评过它,说它不科学,因为内涵与外延都不明确,并且带有某种歧视……这个世界就是奇怪,一些不正常的概念或名称,到最后就是那么被人叫成了,因为为文艺界甚至社会各界所引用,可以说是约成俗成了,于是,又有许多学人开始对“丑书”进行定义,但直至现在,仍未有一个学界公认的定议,但这并不妨碍“丑书”之称,反正,你一说,一般人都就会心领神会。笔者一直对“丑书”之称执批判性接受的态度,对使用这个词也十分慎重,一般都加引号,不直接用

对于所有被列入其阵列的人,及其身边的人,都是极其反对这个词的,章国新先生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的硕士,接触“丑书”者的机会应该相当多,有的可能曾经还教过他的课(沃兴华先生就极有可能教过其课),对“丑书”这个词有些排斥情绪也就很正常了,或者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不得而知。与笔者不一样的是,章国新先生在文章标题上即直呼丑书




沃兴华书法




从章国新先生的《也说沃老师,但不说丑书》行文看,有较强的逻辑思维能力,这在以书法创作为能事的硕士生中,笔者以为是难能可贵的。

章国新先生在文章中几次抓住笔者的“中国书法用笔、笔画本身内在的生命力”进行发问,说笔者没有阐述清楚“用笔”或“笔法”的概念或种类,这可能是其书法创作硕士身份的本能敏感,因为书法创作者之强项就是论笔法,笔者从不怀疑此类专业生者能将“笔法”说出个一二三来,也不管其真实创作水平究竟如何。章国新先生称“沃师”在笔法上是很有建树的,谓之“在书写时凝神静气,用笔生涩老辣,顶锋而行”,而这种用笔“恰恰表现了清代碑学以来人们对碑学审美精神的追求”,又借康南海之碑学用笔发问道“笔法在他(康南海)之前,哪个古人是如此用笔呢?”由此论断“笔法只有不断更新才有生命力”,然后归结到其一再强调的“沃师”是一个创新者的身份,并且其创新“已经构成了书法的新的范式”,一般人认为“沃师”的“尝试”或创新“过度”,是“不公平的”,是“视角上的不公平”,要正确评价“沃师”,要几百年后的人来说,才“比较客观”。

很遗憾,章国新先生并没有看懂笔者的文章,可能是因为笔者《我看沃兴华先生的“丑书”》的短文之笔调着实太“跳跃”了,笔者在文章中是说沃兴华先生忽略了“笔画的内在生命力”,为了让章国新先生更明白这个道理,不妨借一个事来说下:文艺界曾经有一段与吴冠中先生相关的“笔墨等于零”的笔墨官司,相信许多人都记忆犹新,吴先生这句话其实是有前提条件的,大致是说脱离了具体物象与意境的笔墨等于零的意思,作为画家笔下的画作,笔者对吴先生的观点是很造成的,然吴冠中先生这话却被一些理论界的人演变成了“笔墨等于零”,引发了一场大争论,许多人提出“笔墨”并不“等于零”,中国画的笔墨是有独立审美价值的,并以黄宾虹先生画作中的每根线条都是有生命力的进行反驳。其实,将黄宾虹先生画作中一某一笔抽出来,脱离了具体的原作中环境与意境,可以说这根线条是有生命力的,但它还是黄宾虹先生的画作吗?肯定不是!而这根线条,于书法人,却是可以思考的,可以玩味的,不是有许多人赞成书法是线条的艺术吗?!借用西方形式与构成的一个观点来说,书法就是点画按时间顺序对场面进行流动分割的艺术,请注意,这根线条就不是一般画作里的线条了,它就是石涛所“一画说”。不知这么说,章国新先生是否还会觉得笔者所说高大上呢?

至少说书法笔法的方圆、提按、绞转、顺逆等具体技巧,大抵书法人都知道,笔者也不想多说了,沃兴华先生不是都认为于“笔法”方面,古人都已经做得很完美,难于突破吗?而章国新先生“笔法只有不断更新才有生命力”之说,不知从何而来?是如何个内容?是说沃兴华先生的“顶锋逆行”的“笔法”吗?还是另有什么新的笔法?其实“顶锋逆行”在米芾等前人的笔迹里都有,至于还有什么其他新笔法,是在古人那里找不到的,是不是那种扛笔狠劲往纸面砸,然后墨汁四溅算一种?这样式,好像前人也说过“高山坠石”哟!另外,笔者浅陋,真是不知。

除少数圈子里的人对沃兴华先生的“形式与构成”理念下的“创新”书法表示接纳外,不说社会上一片骂声,就是更多的书法人,也普遍执一种折中的态度,即作为一种探索,可以玩,但不认同。为什么?即笔者所说的沃兴华自身存在矛盾性,一方面,他有较好的传统功底,如果不刻意强调“形式与构成”,相信他完全可以在传统的书写范式里找到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并且也可以适度融入其“形式与构成”,卓然不群,而现在他将“形式与构成”意识先行,着意经营,就与传统书写的审美范式与审美思想相背离,产生了矛盾,也可以说是一种背叛,结果造成他目前艺术创作上的“被叫停”局面,笔者说中国文化的最高审美理想是“中庸”,就是道沃兴华先生的创作路子已经背离了中国人的审美理想,不管你说自己的作品多么好,还是你那个圈子的人说你多好,如果其他人看了后,得到的只是视觉感官刺激,以及不安、躁动的情绪,大家为什么在如此激烈的环境中生存,还要去遭受这种艺术作品的折腾?那就不太符合中国人的审美理想与社会情绪,譬如中国人崇尚禅静,老树的画为什么那么火?因为他的画中有禅味, 人们可以得到更多的想象空间,得到一种美好、静远的美感享受。如果说笔者之前没有表述清楚,不知这么说,章国新先生是否明白了?

章国新先生还质疑笔者的“如果文字内容与书写技巧得到高度统一,那么,我们就可以认定这是一篇书法佳作”,并说他们村的李大爷“文字水平低,写字水平也低,然后他的文字内容和他的写字水平非常统一,那他写的一定是书法佳作”,只试问章国新先生一个问题:你们村的李大爷真能让其书写内容中所包涵的情绪与书写技巧达到高度统一?丝丝如扣?笔者真不相信!不知其他人信不信。

在当代书家中,虽然没有跟沃兴华先生打过任何真正意义上交道(只曾于长沙在人群中有过一面陌生之缘),虽然笔者不太认可他目前作品呈现的面貌,但一直认为他是很不错的,是一位值得尊重的艺术家,尊重,并不意味不可质疑,不可以评论,更不意味着他已经形成一种新的、成功的“范式”,如果真如章国新先生所说,要几百年后的人来评,那沃兴华先生还折腾什么展览呢?只交待后人,几百年后再拿出来得了。

以此短文践诺、回应章国新先生,并求教于同道、方家!

2018年5月11日于乾丰堂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