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展馆动态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让美术馆成为城市美学剧场

https://www.huajia.cc  2018.05.13 15:22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0)

    2018美术馆发展论坛现场

    5月8日,由烟台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办、烟台美术博物馆承办的“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国内沿海开放城市美术馆馆藏作品展暨2018美术馆发展论坛”在烟台美术博物馆举办,来自中国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浙江美术馆、武汉美术馆、山东美术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等部分国家重点美术馆、国内沿海城市美术馆联盟、山东省美术馆联盟等在内的50余位代表参加此次论坛,他们围绕美术馆与城市发展、美术馆制度建设与专业创新、美术馆教育推广与公共责任等议题进行了讨论,涉及美术馆的现状与发展等诸多问题。

    “美学剧场”的概念

    近年来,美术馆在城市文化建设中的作用越发引人注目,在艺术创作生态链中的地位也越来越突出,因此,美术馆的使命与担当显得尤为重要。

    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安远远认为,美术馆是艺术家的殿堂、大众的厅堂、学子的课堂,积攒文化财富、保护文明遗存,通过艺术的方式引导大众享受文化成果是美术馆人的历史担当。“美术馆要有自己的学术标准和引导,策划展览要有自己的学术主题和思考,这一过程也是对艺术作品的再创造过程。美术馆要避免只是简单的将作品挂起来,要处理好艺术家、展览、观众和社会各方面的关系。”安远远说。

    在原宝龙美术馆总馆长、策展人王纯杰看来,美术馆更像是一个美学剧场,展览就是在观念空间里的视觉表演,而策展就是创作,展览要具有策展人的视角和演绎风格,要以学术引导诠释艺术作品,并以作品的表现力来引发观众对展览主题的思考和交流。武汉美术馆馆长樊枫建议策展人不要迷信名家名作,美术馆更希望策展人能够拿到非名家的好作品。

    重视公众的推动作用

    展览是美术馆的核心工作,但发展观众和推广优秀艺术家也是美术馆的两大要务,如此才能共同催生艺术土壤。

    近年来,上海美术馆事业发展迅速,生动演绎了美术馆与城市发展相辅相成的生动案例。尤其民营美术馆推出了许多重要展览,如龙美术馆的“奥拉维尔·埃利亚松个展”“詹姆斯·特瑞尔个展”、余德耀美术馆的“贾克科梅蒂展”“Kaws个展”等,市民的参观热情高涨。在具体参观人数上,喜马拉雅美术馆举办的“生灵的歌——敦煌与当代艺术大展”观众约为32万人次,上海当代艺术馆的“迪奥精神”和“草间弥生展”观众约30万人次,上海K11美术馆举办的“莫奈展”观众约35万人次……谈及上海市民参观热潮的成因,王纯杰表示,上海具有现代文化的历史积淀,能够培养出具有开放性、国际化和对新艺术包容的城市文化性格,上海也拥有较多的艺术观众,他们踊跃参与和互动,造就了上海美术馆持续发展的高潮。“除此之外,上海主要的民营美术馆馆长中,还有一部分来自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地区和韩国、印尼、法国等国家的专业人员,他们积极引进国际展览,重视公众与当代国际艺术大师的现场对话,这都是促进民众走进美术馆的原因。”王纯杰说。

    在独立策展人王南溟看来,公共教育同样是促进美术馆发展的重要因素,它也是一种创造性活动。“我任喜马拉雅美术馆馆长的时候,每天最关注的就是观众量,一旦发现某一阶段参观人数少了,就会想各种各样的公教来拉动观众量。公共教育就像选举一样,需要通过各种宣传和活动,把人一个个吸引到美术馆来。”王南溟说,上海所有美术馆的管理者都会认真思考怎样的展览才能赢得更多市民喜欢,“很多时候是公众在推动民间美术馆的发展,甚至推动公立美术馆向前发展。”

    拓展城市展示空间

    如何使更多人了解美术、在展览中受益,美术馆通过不断尝试树立新型“空间”概念,通过区域、城市、社区等进行互联共建,催生了更多展示“空间”。

    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副馆长尤洋看来,美术馆的外部关系就是与城市、社区的关系,这种关系整合了不同的知识领域、媒介形式、兴趣社群。“美术馆通过一些艺术项目带动了最新式的社会关系的排列。现在很多人走入美术馆是为了审美教育的功能,也有民众走入美术馆是为了生活方式的功能与兴趣的需求。而一些重要的美术馆更承载着文化外交的功能。”尤洋说,城市文化与艺术是密不可分的,艺术在当下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当前,许多美术馆正尝试将展览与城市进行更多的文化互动。如中央美院美术馆举办的第三届CAFAM双年展以“空间协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命名,试图提供一种全新的展览实验模式。该展采取了“空间选作品”“方案二维码丛林”及“多元介入式空间”等方式,形成了富有创意及数字化时代特点和意义的展示、传播模式,并在除央美美术馆之外,组织了多个公共空间针对性地呈现参展方案,包括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北京市花家地实验小学、北京来福士购物中心、798艺术区以及中央美术学院教学展厅等。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王璜生认为,美术馆不仅是文化生产、知识生产的场所,更是思想碰撞、个性表达、精神交流、生活乐趣的开放平台,新时期的美术馆应以人为主体,建立多向度的公共空间。“在外部公共空间上,CAFAM特邀与中央美术学院有着地缘关系、并属于本地区地标性建筑的望京医院加入此次双年展。针对医院这个特殊的空间,希望能以展出的艺术作品帮助病人和家属舒缓紧张情绪,带来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和认知世界的方式。”王璜生说,也正是由于这些小学、商场、艺术区乃至医院对展览的参与,使得此届双年展在社会性与公共参与性上取得了更大的突破和社会反响。

    做好基础性服务工作

    当然,我国各地各级美术馆仍然存在不平衡的发展状态,美术馆的现实情况和实际困难也不尽相同。烟台美术博物馆是我国最早成立的地市级美术馆,举办了很多学术性展览。多年来,该馆一直致力于公共教育与普及,但仍面临公教活动深入度不足、同质性较强两个关键问题。为此,烟台美术博物馆将流动美术馆项目形成了长效机制,并建立基层共享分馆制,打造了“校园美术馆”“乡村美术馆”示范点以及空港艺术空间等。“作为国内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烟台有着包容开放的特征,也有滨海小城舒缓的生活节奏,在美术馆展览和公教活动中需要更多结合本地的特色与气质。”烟台美术博物馆馆长张硕说。

    中央美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主任任蕊在公教岗位已工作8年,经历了美术馆公共教育从无到有、从单一到丰富、从少年儿童到社会各级人群的重要阶段。在她看来,美术馆界总体的公共教育活动较以往要完善深入得多,对观众的研究也很成熟,但仍存在重活动轻研究、轻思考的现实。“我们现在非常重视活动新的切入点和创新点,也就是我们的策划能力和活动的积极度高,对未来的研究也做了很多尝试,但我们最基础性的服务研究却并不一定完善。”任蕊说,面对展览如何做好最本质的工作,如何从公共教育的角度深入研究、诠释展览并重新整合后推送给观众是美术馆必须思考的。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