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沟村——浓浓乡情、淡淡乡愁!

2017-12-19 09:29:36 星期二  来源:邢台网

很多人说,乡情是想说却总也说不明白的追忆和感怀,是一种难以表达的情感。乡情是对思念的寄托,也许是房前屋后田间地垄、或许也是村前的那一颗老树。故乡的人、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总是让人难以忘却,让人想念……

这次东沟村环绕包饺子之旅的向导就是东沟村的一位友友,清水伊人。偶尔和她聊了几句,平时工作很忙,一年回不了几趟家,这次也算是托友友们的福,抽空回来了一趟。

东沟村是路罗镇最小的一个村庄,整个村庄就十几户人家,三十几口人。目前就两对老人还在村里住着,别的乡亲们都去附近镇上的居住了。东沟村距离路罗镇只有不到十公里的路程。

这次东沟村之行,确实给我了颇多感触。众所周知,社会的飞速发展,许多村庄已经不再适合居住,除了留守老人和孩子,几乎没有年轻人。曾经去过一个村庄,孩子们上小学,要翻过两座山才能到达乡里的学校。曲折的山路,我们走着也要废很多力气,何况还是孩子们。也曾去过几个都搬迁至山下的村庄,恶石村还算保存比较好的,还有的村庄只剩下一户人家,无人居住的房子已经破败不堪。

不宜居住的环境,或许就是那些古村落正在渐渐远去的原因吧!

继续我们的旅行!!!!

穿过牛豆台村,顺着道路前行。冬季的山坳里有些荒凉,最后那一抹绿色也在寒风中慢慢枯萎了,在大雪未曾来临的日子,山脉山涧山坳只能是这种枯黄的萧瑟。

顺着道路,之字形拐弯,缓缓的坡路,慢慢前行。

初进村庄,当然还是太行山区特色的红石板房。虽然和牛豆台村间隔四五公里,东沟村是特色,牛豆台是独特,两个风貌截然不同的村庄。据说,东沟村,曾一度并到牛豆台村,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又分开了。

趁友友们休息之余,放下背包,轻装上阵,独自一人寻找可以一窥村庄全貌的制高点。东沟村就是这么的小,四面环山,十几间房屋坐落在山谷中,房前一条进村的小公路,房后应该就是“望天收”的玉米地吧,只剩下玉米秸秆还在地里站立着。

包饺子的友友都留下了,为了能让大伙爬山归来吃上热乎乎的饺子,付出了这个周末不可多得户外运动时间。给他们点赞!

乱石路,众人摸索着、艰难的前行。

向导在家为友友准备饺子,只能摸索着向上攀登。此条线路并不明显,已经在夏季被雨水冲毁了。户外徒步登山建议走熟悉的路线或者跟群一起,季节原因有些小路哪怕是有记号存在也不容易被发觉。强驴夜明珠在前方为大伙探路。

手脚并用沿着碎石路攀爬,终于即将到达山顶。

一直担心找不到路,再找不到的话,只得无奈原路返回了。还好临近山顶,一条羊肠小路出现眼前,急忙大声高呼友友们赶快跟上。

在山顶上,可以清楚的看到抗大陈列馆还有前南峪三个大红字。

顺着蜿蜒的小路穿梭在从林之中,树叶踩在脚下,有些滑,还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幽静的让人感觉发慌,着实体验了一把荒野的感觉。还好有人结伴而行,一个人肯定是不敢的。

林木的茂盛,树林里腐烂的朽木也有很多,大部分朽木上都长出一些菌类。这个有点像木耳,但是颜色不同。

树舌、灵芝的一种,只是不敢确定是否能被当做药材,掰下来一块,很硬。

环山而行,摸索前进。落叶将小路覆盖的严严实实,踩着枯滑的树叶小心翼翼下山,一不留神就是一个光秃噜。怕么,户外运动有风险,出行需谨慎!!

终于穿越从林,村庄近在眼前。

坐在炕头上包饺子这种情形也很少见到了。大家一起上阵,明确分工,你擀皮,我包饺子。

馅大皮薄的饺子,很快就包好了。

这位兄台,也忒会选地方休息了。

我们的到来,为这个多日宁静的小山村带来些许快乐,齐聚一堂、欢歌笑语,山谷里传来阵阵快乐的歌声!

我们只是大山的过客,匆匆忙忙的来了,又走了。留下了我们的足迹,下次再来不知何时……

邢台日报、牛城晚报所有自采无需存款注册秒送18元(含图片)

独家授权邢台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

相关无需存款注册秒送18元

广告加载中...
博聚网